青海省餐饮行业协会

 

Qinghai Cat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

浅议中国食疗文化

作者:青海省餐饮行业协会来源:青海省餐饮行业协会网址:http://www.qhcx.org

食疗虽为历史悠长,效果独特,应用面广,世界青睐,然而尚有很多人了解甚微,开展有限,故大有必要深入研讨,予以普及,造福人类。

   一、食疗为健康生存根基

   食疗已有两千余年历史,远在周代曾设有“食医”之官职,《周礼﹒天宫》将医生分为四种,列在首位者乃食医,规定“掌管王之六食、六饮、六膳、百羞、百酱、八珍之齐”。我国第一部医典《内经》在《素问﹒刺志论》中载有“谷盛气盛,谷虚气虚”,《素问﹒脏气法时论》中指出“五谷为养,五果为助,五畜为益,五菜为充,气味合而服之,以补精益气”,《素问﹒生气通天论》还说“谨和五味,骨正筋柔,气血以流,腠理以密,如是则骨气以精,谨道如法,长有天命”。

   食疗饱含历代先贤的血汗,凝聚着炎黄子孙的超凡智慧。

   二、食疗在防治疾病中的价位

   经过食疗科学运用,历代先人深刻总结出“养生之道,莫先于食”、“药补不如食补”。先秦名医扁鹊早就总结出“君子有病,期先食以疗之,食疗不愈,然后用药”的科学道理。在食疗与疾病关系方面,《素问﹒室明五气论》说“五味所禁,辛走气,气病无多食辛;咸走血,血病无多食咸;苦走骨,骨病无多食苦;甘走肉,肉病无多食甘;酸走筋,筋病无多食酸,是为五禁,勿令多食”。

   唐孙思邈首先将食疗独立成篇,在《千金要方》中专设《食疗篇》,明确指出“食能排邪安脏腑,悦被爽走,以资血气,若能用食平,释情遣疾者可谓良工”;“夫为医者,当须先洞晓病源,知其所犯,以食治之,食疗不愈,然而命药”,明确告诉后人,食疗为先的道理。饮食有度方受益,《素问﹒上古天真论》中说“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被俱,而尽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”。请代名医王孟英提出“颐先天玄妙,节其饮食而己”。当代伟人毛泽东精僻生动而形象总结为“先进厨房,后进药房”。

   三、食疗在21世纪的神圣作为

   2004年6月27日在人民大会堂由中央文明办和国家卫生部联合主办的健康报告会。解放军总医院赵霖教授在《中国人怎么吃——寓医于食,养生保健的科学理念》的报告中指出“药补不如食补”、“药片是人造的,天然食品是‘神’造的”,并总结道药食同源,寓医于食的食疗观;审因施食,辩证用膳的平衡膳食观。

   四、食疗的科学基础

   我国传统医药学中早有“药食同源,药食同功”的理论,因为“药食同源,凡膳皆药”。国家卫生部先后公布78种既为食品又是药品清单,为当今食疗提供了法律依据。

   从药品和食品的化学组成来分析,不难看出其有效化学成分可分为两大类,即营养素成分和非营养素成分。其中以营养素成分为主者,符合食品类的要求,供人们生活营养补给之用,参与人体构成、能源提供、生物酶组成等,是人体生长发育、工作生活必不可缺少的;一旦缺如,将产生生活质量低下,呈亚健康状态,进而产生不同病症。

   以非营养素成分为主者,可称为药类。而非营养素含面较广,多具有对人体生理功能或病理状态的不同调节作用,可纠正或调节人体失衡状态,使人获愈而康。所以将这些非营养素成分称为药物成分或活性成分,将发挥良好的整体调节效果。

   第三种为营养素和非营养素成分兼备,两者成分与功效旗鼓相当,这就成为典型的既是药品又是食品的一类。论其营养素成分不仅种类齐全,而且含量也极为丰富,给人们提供天然的绿色食品,满足营养需求。论其药物成分(活性成分)又各有特色,从而展示出不同的生理和病理功能,具有良好的调节作用,可改善人体失衡状态,使人获愈而康。这类物质具有营养补给与失衡调节的双重功效,相辅相成,补中有调,调时进补,起到效果叠加的特殊作用,成为地道的食药两用之佳品,也是进行食疗的首选而又理想之物,充分体现着寓医于食的道理。可见,食物中的各种营养素和非营养素便成为食疗的物质基础和科学依据。

   食疗文化和食疗的应用为国人世代健康、祛病、长寿立下了不朽功绩。在进入21世纪的健康长寿时代,无疑举世瞩目的食疗必将继续发挥着健康卫士、祛病康复勇将的作用,可以说在未来的生活中,人们离不开中华民族特有的食疗文化。